【教苑】難忘那一個端午??

    點擊數: 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-02-28 15:29:16

李志霞

兩年前的盛夏,火熱的七月裏尤其火熱的一天,第二天便是端午了,夜裏十二點以後,我的又一批高三畢業生的高考成績就要揭曉了。那一晚,我一夜未眠,午夜前焦急地等待,午夜後不停的電話查詢,淩晨四點半,我搜集了所有人的信息,拖著疲憊的腳步回了家。路上,早市上艾草的清新氣味陣陣飄來,各種粽子與彩色的葫蘆把往日嘈雜的市場妝點一新,又是一年端午了。?

簡單洗漱之後,按照每年的慣例,我們一家三口趕往百裏外的婆婆家,吃了一頓團圓飯,本來還應住一宿的,可是成績剛下來,幾家歡喜幾家愁,我得盡快趕回來,成功的可以不恭喜,失敗的一定要安慰。于是下午又急急地往回走。?

還沒到家,接到了老爸的電話,說老媽不舒服,回來有時間去醫院查查。于是,我直奔母親那裏。我到時,母親一個人在床上安靜地躺著,問她感覺如何,只是說頭暈。我便要帶她去醫院,母親說什麽也不肯,說休息一會兒就好了,讓我先去學校,說人家孩子一輩子就這一回高考,多重要啊。她又起來到廚房,把中午新蒸好的粽子裝了一小袋,遞給我說:“剛出成績,可能飯都吃不下去了,拿兩個粽子給孩子墊墊肚子吧。”我哪裏拗得過她,當然得聽她的了。說來也巧,正當我要出門時,同事打來電話,學生暫時都還沒到學校,于是,我硬拽著母親到了醫院。?

跟醫生說明了情況,醫生說需要檢查,應該查核磁,可核磁室今天放假,得等到明天。也可以選擇查CT,但CT查的不細,查完沒事還得查核磁,得花兩遍錢。母親忙說,那就不查了,等放完假了再說,先給開點藥就行。醫生說腦袋的事不檢查可不能隨便開藥,于是,母親和我又是一頓爭執,最後我執意要先做個CT再說。?

端午的醫院冷冷清清,CT室的大夫也漫不經心。?

母親躺下沒幾分鍾,大夫走過來說,躺著別動,腦出血,需要臥床平躺,站起來會加大出血量。母親和我都覺得很意外很突然,直到擔架把她擡到病房,我們似乎都還沒有回過神來。

于是,我樓上樓下地跑,辦各種手續,交各種錢,和大夫一遍又一遍交流,這期間,母親始終都躺在病床上,安安靜靜,什麽都聽我的,不再跟我犟一句嘴。醫生說要最少平躺二十天,我知道,這些天對于閑不住的母親來說可不好過。但是,操勞了一輩子的母親,真的沒有如此休息過,也真該讓她休息休息了。?

病床上的母親瘦弱得像個孩子,她的覺很多,每天都昏睡很久,我望著她,仔細地看她的每一條皺紋,每一根白發,常常想要落淚。她已經不再是那個勇敢地沖在前面爲我遮風擋雨的年輕的母親,更多時候,她渴望和期待我的關懷與呵護,六十五歲的母親,眼睛裏失去了神采,手上長了老年斑,母親老了。?

兩年後的今天,母親的身體漸漸恢複,但卻大不如從前的硬朗。?

那一年的端午,我已記不清那一天的陽光是否明媚,棕米是否醇香,但我終于明白,母親,不會永遠健康,也不會,永遠在。以後的每一個端午,以後的每一天,以後的分分秒秒,只要我還擁有她,我便是這世界上千千萬萬個可以任性和撒嬌的女兒中的一個,我便快樂,便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