恍然大談

    點擊數: 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-01-23 22:24:07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來訪者“解開心結”的標志

“心理問題獲得解決”在通俗的口語中,常常被說成”解開心結”。一個人的某句話、某個解釋,使被困擾者突然覺得心裏一亮,恍然大悟,驅散了心中的迷霧,問題就迎刃而解了。實際上,心理咨詢的過程,很多時候也就是讓來訪者産生“原來是這樣啊”、“現在我終子明白了”的恍然大悟,從而使問題獲得解決的過程。

個案介紹 :

一天在咨詢室裏:一個學生來到咨詢室門口,耷拉著腦袋,神情沮喪:“您是心理老師嗎?我實在不行了!聽說有心理咨詢室,我就來了,唉!”看他唉聲歎氣的樣子,我輕聲說,“你不要著急,坐下慢慢說。”並示意他在沙發上坐下。他瘦高個兒,看上去頭發有點幹操,皮膚略微顯得有些發白,沒有多少血色和光澤。

沒有等我提問,他就有氣無力地說:“老師,我簡直要崩潰了!”我一邊點頭傾聽,一邊輕輕地將手放在他的肩上詢間:“別急,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?”

原來他從到校(五一放假提前到校)至今已經多天了,一直失眠,有好幾個晚上徹夜無眠,非常疲憊,白天沒有一點力氣。他白己找不出原因、顯得非常絕望,認爲‘這樣下去我就完了’、我認真聽了他的敘述:他談到自已雖然在讀高中,卻不像班上很多同學那樣爲飯碗發愁,自己的父母早就給自己安排好工作,時間很充裕,自己把這些時間安排了學習、鍛煉、寫字、畫畫,非常充實。從來都認爲失眠的事,怎麽也不會落到自己的頭上來。沒想到自己現在成了這個樣子,晚上睡不著,白天無精打采,反應遲鈍,什麽也趕不成,說不出有多痛苦。

我聽了也覺得奇怪,一般說來,嚴重的失眠背後一定有很多內心的矛後沖突,有很多心理壓力。我仔細詢問他過去的一些情況,希望找出點線索來,但都被排除了,他家庭經濟條件優裕,沒有生存壓力。他智力水平很好,學習輕松。人緣也好,又曾是學生會的幹部,工作能力很強 ,做事總是得心應手。處過一個女朋友,後來分手了,雖然一想起來很傷心,但很快也就睡著了,這也不像是失眠的直接的原因。

我最後讓他回憶在第一次失眠的時候,到底發生過什麽事情.他覺得似乎也沒有發生什麽事情。後來逐漸才回憶起來第二次失眠的細節:自己提前了幾天到校,那天晚上蓋被子太熱,揭了又有點涼,揭了蓋,蓋了揭,沒有睡著。第二天疲倦想睡,但是想到白天睡覺就打亂了生活規律,因此強迫自己進行體育鍛煉,希望讓自己疲勞,晚上才睡得好。可是,事與願違,情況越來越惡化。20 多天來每天都失眠,中間有兩次通宵沒睡。最近又連續兩天晚上整夜無眠。頭暈腦漲,焦慮不安,你看我的樣子有多憔悴,我真不知道再發展下去會是什麽樣! 我覺得簡直不行了,我覺得自已要崩潰了!他的語氣是那麽焦慮、絕望。聽到這裏,我開始意識到他的問題大概在哪兒了:他的錯誤信念讓他采取錯誤的行動,打亂了身體的自然節律,由此帶來了對失眠本身的恐懼感,惡性循環,導致失眠狀況越來越嚴重。

下面是我和他的談話片斷:

師:我們從很多方面了解了你的情況,這是爲了更全面尋找你失眠可能産生的各種原因。但是似乎你過去的那些經曆,雖然也有很多傷心和遺憾,卻不是導致目前失眠的根本原因。

生:是的,我過去一直很長時間,晚上一躺在床上,就要想她過去和我的很多事情,心情就特別憂郁,但是,一會兒就睡著了,並沒有失眠。

師:你現在顯得非常焦慮、害怕,你能告訴我你恐俱的是什麽嗎?

生:(焦急地)我就是對睡不著害怕。我擔心這樣下去我可就完了。

師:(微笑)是的,有時候,失眠的人並不是有什麽其他的擔優的事情, 而僅僅是把“睡不著”本身當作了一個恐懼的對象。越是怕睡不著越真的睡不著。

生:(急切地解釋)我真的是就怕睡不著。我什麽方法都用了,別人說數數,我就數到一千多,什麽深呼吸可以幫助睡眠,我都用了,唉, 真的什麽方法都用了,可還是不管用。

師:(平靜而肯定地)但我應該告訴你的是,失眠雖然會使人非常痛苦,但它在所有的心理問題中,預後是最好的,也就是說:第一,它是能夠治好的;第二,一旦好了,不會留下任何後遺症——就像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。一旦你明白這一點,也許就不會那麽擔憂了。(咨詢者有責任肯定地做出正確解釋,以糾正來訪者的錯誤信念)

生:(有點將信將疑,看著老師)聽你這麽說,不會有太大的後果.你說的是真的?

師;(點點頭)我也曾經有幾次嚴重失眠,你通夜失眠的感覺我完全知道,可是我現在好了,好像過去的事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。 (這裏的自我流露,能起到有效減少來訪者的擔憂,增加對老師的信任感的作用)

生,(表情變得有些輕松了)哦,你原來也失眠過。

師:(微笑著點頭)我聽你說,晚上失眠,白天疲倦時也強撐著不許自己睡?

生:(有點迷惑)是的,別人說,白夭睡了晚上就睡不著。

師:(笑,肯定的語氣)這是一個偏見。人的機體有一種自然恢複的功能,如果某個時候睡眠不夠、它會自動調節,用另外的時間來補償,比如說白天使你打磕睡,這時候就是一種機體的自動調節。

生:我聽說,要使自己白天很累,晚上才能人睡。所以我白天想睡時就讓自己去運動,弄得滿身大汗。但是晚上還是睡不著。現在白天安排的事情總是不能完成。

師:(笑,幽默地)你這樣強撐著,是在和自然規律做對呢!白天想睡的時候,說明機體在調節,你就睡,尊重自然規律,很快就會恢複過來的。

生:(恍然大悟)原來是這樣啊?我白天本來很困,睡得著的,就是不敢讓自己睡!

 我見他有所領悟了,趕快趁熱打鐵,給他介紹“森田療法” 中“順其自然”的思想,介紹森田正馬創立“森田療法”的背景,森田如何走出失眠困境的。他一邊聽,一邊不住點頭,覺得自己跟他當時的情形太像了。然後他表示:‘哦,老師,我明白了,其實睡不著也不必強求, 可以告訴自己這沒有什麽大不了的事兒,想睡的時候就睡,不要強迫自己去鍛煉,白天事情不必安排那麽緊張強迫自己完成’,他微笑的表情告訴了我,他輕松多了。走的時候他對我說:“老師,我原來從來不知道這些道理,今天聽了您說的,我覺得心裏感覺好多了,真的很謝謝您”。

有一天,他給我手機發來了一條熱情洋溢的短信:“老師,經過前日的交談,我感到睡眠恢複的效果十分顯著,我很感激您,並將您的療法介紹給同學.改變了他們長期以來的生活習慣,再次向您表示感謝。”

這個學生的問題雖然看起來很嚴重,但是因爲問題出現時間並不長,還未泛化,所以一次面談,能促使他放棄錯誤認知指導下的錯誤行動, 減少不必要的焦慮,失眠就得利了解決。如果問題時間比較長.已經出現軀體的症狀,則解決問題就要很長的時間,並可能還需要輔助以其他手段配合解決。但是,解決問題的關鍵,同樣需要有一個認識上的深刻轉變,這個轉變的標志:同樣是來訪者對老師的“解釋”感到“恍然大悟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