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谁” 能代替我 “走”?

    點擊數: 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-03-07 15:44:14

   


 

    印度北方有一个叫做舍卫城的都市,佛陀有一个供大众内观及听闻其说法的中心。有一位年轻人每个晚上都会来听佛陀说法,如此过了好多年,年轻人却从未将佛陀的教导付诸实行。 

  數年後的某個晚上,年輕人提早到了,發現只有佛陀一個人,便走向佛陀說:“佛陀,我心中常常生起一個疑問!” 

  “哦?在法的道路上是不應該有任何疑問的,讓我們來理清它們吧,你的問題是什麽呢?” 

  “佛陀,這麽多年來,我一直來您的內觀中心。我注意到在您的周圍,有許多出家的比丘、比丘尼,還有爲數更多的在家居士,或男、或女。其中一些人已經持續地來您這兒好幾年了。我可以看出,有些人已經確實達到了最終的階段;相當明顯地,他們已全然解脫了。我也看到有些人的生活確實獲得改善,雖然我不能說他們已完全地解脫,他們活得比以前好。 

       但是佛陀啊!我也看到很多的人,包括我自己在內,還是跟以前一樣,有些時候他們甚至更糟,他們一點都沒有改變,或者是他們並沒有變好。爲什麽會這樣呢,佛陀?人們來見您這樣一位偉大、全然覺悟、如此有力量又慈悲的人,您爲什麽不用您的法力與慈悲,讓他們全都解脫呢?”

   佛陀微笑著說:“年輕人啊!你住哪兒?你打哪兒來的啊?” 

  “佛陀,我住在舍衛城,就是這憍薩羅國的首府。” 

  “是啊,可是你的樣子看起來不像是舍衛城的人。你的故鄉在哪兒啊?” 

  “佛陀,我從一個叫王舍城的都市來的,是摩揭陀國的首府。我在幾年前來到舍衛城定居。” 

  “那你是不是斷絕了所有與王舍城的聯系呢?” 

  “沒有,佛陀,我在那裏還有親友,而且也還有生意往來。” 

  那麽你一定要時常往來舍衛城與王舍城之間了?” 

  “是的,佛陀,我一年要到王舍城好幾次,然後再回到舍衛城來。” 

  “既然你已經往返舍衛城與王舍城之間許多趟了,你應該很清楚這條路了吧?”

  “是啊,佛陀,我非常清楚這條路,甚至可以說,即使蒙上我的眼睛,我一樣可以找到去王舍城的路,因爲我已經不知走了多少次了。” 

  “那麽那些非常了解你的朋友,他們一定知道你來舍衛城,然後定居在此地吧?他們也一定知道你經常往返于王舍城,而且你也非常熟悉從這兒到王舍城的路吧?” 

  “是啊,佛陀,所有和我走得比較近的人都知道,我常去王舍城,而且也非常熟悉那條路。” 

  “那麽一定有人會來向你請教到王舍城的路,你會不會隱瞞一些不說,或是會解釋清楚呢?” 

  “有什麽好隱瞞的呢,佛陀?我會盡我所知告訴他們:你們要先往東走到波羅捺斯城,然後繼續往前走到菩提伽耶,然後就到了王舍城。我會非常明白地告訴他們,佛陀!” 

“那麽你給了他們詳細的解釋之後,所有這些人是否都到達了王舍城呢?” 

  “那怎麽可能呢,佛陀?只有那些從頭到尾走完全程的人,才能到達王舍城。” 

  “這就是我想向你解釋的啊,年輕人!人們來見我,因爲他們知道,我已經走過從此岸到涅槃的道路,所以對這條路線非常熟悉”。他們來問我:‘什麽是通往涅槃,通往解脫的道路’而我有什麽好隱瞞的呢?我很清楚地跟他們解釋:‘就是這條路。’如果有的只是點點頭說:‘說得好,說得好,真是一條正道’,可是一步也不踏上這條路:‘真是一條絕妙的正道啊,’可是不費勁去走完這條路。那麽這樣的人怎麽可能到達最終的目標呢?” 

  “我不會把人扛在我的肩上,帶他到最終的目標。沒有任何人能把人扛在肩上背到最終目標。基于愛與慈悲。他頂多會說:‘就是這條路,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,你也這樣做,也這樣走,你就能達最終的目標’。 

但是每一個人都得自己走,自己走這正道上的每一步路。如果你往前一步,你就接近目標一步:如果往前走一百步,就接近目標一百步;如果走完了全程,就到達了最終的目標。你得自己走這條路。”